网站地图

倒春寒了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www.vbbl.cn - 散文】

  早春,早晚的空气中依旧夹杂着丝丝冷沁但是天气已经转暖。许少有人烟的街旁如今已经慢慢热闹,暖意融融。

  早晨舅妈嘱咐要早起资助买菜,从舅妈家走去菜市场的路上是一条不算富贵的街道,稀稀拉拉的人烟、衡宇却错落有序。每天那个时候我总能看见那些早起的老人在街旁的公园里晨练、另有些在跳交谊舞,兴致勃勃的极好兴致。路边的店肆却是许少开门,都安平静静的。光秃秃的树枝一天天的变着颜色,似乎春天的种子就要萌芽,一派温润和谐、恰似一切又是好开始的时候。

  几天已往我坚持了下来,可是有一日因为前一晚看一个节目熬了夜晚起了就没有闲暇的看路边那些景象、走得很急。突然脚绊了一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待我稳住自己,低头看看脚下的工具时、我吓了一跳。

  那里是离垃圾箱不远的位置,我脚下绊脚的是前些天还在垃圾堆里拾荒的那位老太太。此时她的样子是蜷缩着的、落满尘垢的脸被那头沁白却蓬松的头发严严实实的掩住、墨蓝色的开衫显得单薄而邋遢。她的手往怀里缩着,一眼望已往那是一个由灰蓝色布制的袋子、上面隐约修了些淡淡洒洒的小花,袋子鼓鼓的也很洁净平整,她勾着手护进怀里的感受似乎那是她的宝物。再看那双脚,除了黑了点肿了点和其他的的脚没什么区别。只是此时,她脚上的鞋子不翼而飞了,那双脚白得扎眼。愣了半会,我尖叫了出来……

  地上的那个老婆婆突然动了动,慢慢坐了起来。她抬起那看不见脸的头望见我就艰难而坚决的站起来,护着袋子往退却。嘴里喃喃道“这是我给我孙子的,你们谁也别想抢,谁也不许抢。”

  我愣在原地吓得不轻。这时路边的一个李爷爷走了过来,他熟练的打着手势对她说:“我们不抢你的袋子,没有人跟你抢。”然后拉着我走开了,她还在紧紧的抱着袋子往退却直到退进垃圾堆。

  “这老婆婆真可怜哪。”李爷爷开口说话才拉回受惊的我。

  “她的儿子娶了媳妇以后就在外面事情,生了个孩子留给她们老两口照顾,结果前些年她老伴去世了。媳妇儿子回来的时候她正伤心没缓过来,一时间谁都不认识了唯一记得她的小孙子。可是儿媳嫌她老了疯疯癫癫怕照顾欠好孩子,就硬是把孩子带走了。现在两口子在多数会买了屋子,当初走的时候给她留了些钱,儿子托邻居资助照顾。自己却从来没有回来看她,起初邻里还资助照应可是厥后她自己也就慢慢变的大脑不清醒,拎着个袋子满垃圾堆里钻。捡拾些别人扔了的水果玩意儿,说是留给孙子。最后各人明白她是想孙子了,就打电话联系她的儿子,起初他还应了寄些钱来可是却也从没带孩子来看看。到厥后各人都明白,也不再打电话联系她的儿子、暗自恻隐能帮的时候就帮着她收拾一下自己。可是她越老越糊涂了,经常忘记回家总睡在垃圾堆里,家里也经常出些事故。最重要的是她不再让人靠近,就像你适才那样,她护着袋子凶得厉害。有一次还抓伤了一个经常照顾她的邻居。从那以后,就没什么人敢管她,她前些日子消失好一段时间了,各人心下恻隐以为过冬太冷她冻死了。就又打电话联系她的儿子,结果那边电话却打不通。美意的人报到居委会,就准备找到她以后把她带去看看然后安置到养老院。现在她已经泛起了,我这就去找人。”李爷爷说完这些就让我在这里看着自己走开了。我颔首允许,转头看着那个在垃圾堆里翻三拣四的老太太。那瘦弱的背脊上骨节明白且驼背得严重,更衬出了她衣衫的单薄和苍老。她平静的翻着刚刚人家倒掉的烂水果,挑些好的捡起来在她粗布衣服上擦了又擦才放心的放进手中的布袋,我这个角度微微可以看见她板着的脸上露出的一丝满意的笑,然后继续然后重复。直到李爷爷带着居委会的人来了。

  那些人走已往起初企图扶着她,可是她照旧那个反映强烈的声音,以为他们是来抢袋子的,拼命的护住袋子召唤着那句话。最后他们硬拖着她走了。我待在那里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眼睛润润的呛着泪水。脑海里重复的泛起那个险些绝望的声音“你们不要抢,这是我给我孙子的、不要抢。”

  再走去菜市场,回来的路上经过这里,心里一阵寒颤感受前所未有的冷。怙恃的心,老人的心,混沌不清的孝义和无私支付的母亲鲜明而讥笑的对比。我在想这那边她的儿子和媳妇,未来知道这些以后是不是会在疚责里痛恨一生。

  回到舅妈家我照旧很冷,找出棉袄穿上了。舅妈看见以后问我:“太阳这么大,干嘛穿棉袄。”

  我想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外头简直已经太阳很大,可我却实在感受冷。随口回了一句:“也许,难道是倒春寒。”

  舅妈笑了,我却缄默沉静了。脑海里满是绊到那个老太太时的情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