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梓人传文言文翻译

文言文 时间:2017-12-05 我要投稿
【www.vbbl.cn - 文言文】

  《梓人传》是唐代著名文学家柳宗元的作品,本文选自《柳河东集》。小编收集了梓人传文言文翻译,接待阅读。

  原文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厅,余往过焉。委群材,会群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其执役者为徒隶,为乡师、里胥;其上为下士;又其上为中士,为上士;又其上为医生,为卿,为公。离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外薄四海,有方伯、连率。郡有守,邑有宰,皆有佐政;其下有胥吏,又其下皆有啬夫、版尹以就役焉,犹众工之各有执伎以食力也。

  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

  相道既得,万国既理,天下举首而望曰:「吾相之功也!」后之人循迹而慕曰:「彼相之才也!」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恪勤为公,以簿书为尊,炫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听听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则之周遭,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或曰:「彼主为室者,傥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乐成,岂其罪耶?亦在任之而已!」

  余曰:「否则!夫绳墨诚陈,规则诚设,高者不行抑而下也,狭者不行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圮。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桡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余谓梓人之道类于相,故书而藏之。梓人,盖古之审曲面势者,今谓之「都料匠」云。余所遇者,杨氏,潜其名。

  译文

  翡封叔的家宅在德里地方。有位木匠敲他的门,希望租间空屋子居住,用替屋主人服役来取代房租.他所执掌的是些怀抱是非,计划周遭和校正曲直的工具;家里不储蓄磨砺和砍削的器具。问他有什么能耐,他说:“我善于盘算,丈量木材。寓目衡宇的式样和,高深,圆方,短长的适合不适合;我指挥驱使,而由众工匠去干。离了我,各人就不能建成一栋屋子。所以被官府供养,我获得的奉禄比别人多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取全部酬金的一泰半。”厥后有一天,我进了他的住屋。他的床缺了腿却不修理,说:“将要请此外工匠来修理。”我很讥笑他,说他是没有才气却贪图俸禄,喜爱钱财的人。

  厥后,京兆伊将要修饰官衙的衡宇,我到过那里。(在那里)蓄积了大量木材,招集了许多工匠。有的拿着斧斤,有的拿着刀锯,都围成一圈站着,面朝着(那位)木匠。木匠左手拿着长尺,右手拿着木杖,站在中间。他权衡衡宇的肩负情况,察看木料的性能酌情选用。挥舞他的木仗说:“用斧子砍!”那拿斧子的就跑道右边去砍;转头指着木材说:“用锯锯!”那拿锯的就跑道左边去锯。纷歧会,拿斧子的砍,拿刀的削,全都看着他的脸色,期待他的发话,没有一个敢自做主张的。那些不能胜任的人,被他恼怒地斥退了,也不敢有一点怨恨。他在墙上绘了官厅屋子的图样,刚满一尺巨细的图样却细致详尽地画出了它的修建结构.凭据图上微小的尺寸盘算,制作起的高楼大厦,没有一点误差的地方。已建成后,在上栋上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修建,原来是他的姓名,通常被他役使的工匠都不在上面列名。我围绕着一看,感应很是惊讶,然后我才知道他技术的精湛和伟大啊!

  接着我就叹息地说:他或许是放弃了他的手艺,专门使用他的思想智慧,能知道全局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役使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役使”;他或许是劳心的人吧?有一般武艺的人着力劳动,有才智的人出谋划策,他或许是有才智的人吧?这满可以作为辅佐天子,作天下宰相的人所效法学习的呀!事情没有比这再相近似的了。那辅佐天子,作天下宰相的人,推荐人材,委任职责,发出命令,指派任务,整顿纲纪,进行增减,统一法治。这就似乎梓人有正周遭和定曲直的工具而绘制出图样似的。选择天下的仕宦,使他们适合自己的职务;安置天下的老黎民,使他们安身立命。看了国都就了解了郊外,看了郊外就了解了诸侯国,看了诸侯国就了解了整个天下。那些远近巨细的国是,可以凭据手中的图原来研究,了解。这就似乎梓人在墙上绘画官厅屋子的图样而完成工程一样。把有才气的人提拔上来,并充实发挥他的本事,使他不必对任何人感恩感德;把没有才气的人辞退,让他休息,他也不敢恼恨。不夸耀自己的才气,不自尊自大,虚图功名,不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不干预干与众官的事情,每天和天下的杰出的人材一起讨论治理国家的基础原理。这就象梓人善于运用众工匠而不自夸手艺一样。这样以后,做宰相的原理才算明白,各诸侯国才获得了治理。那些不知道全局要领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以谨小慎微,忙忙碌碌为大事,以誊录官厅中的文书,薄册为重责,夸耀自己的才气,自尊自大,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干预干与众官的事情,侵夺部下仕宦应做的事拿来自己做,并洋洋自得地在相府夸耀自己,却丢掉了那些重大的,久远的事情。这是所说的不明白做宰相的原理的人。这就象梓人不明白绳墨可正曲直,规则可画周遭,寻引可量短长,暂且夺取工匠们的斧子刀锯来资助他们发挥武艺,却又不能完成他们的事情,以至于事情失败,使用了(他们)却没有乐成一样。这不也是错误的吗?

  有人说:「如果屋子的主人,依凭他的知识,而干预干与木匠师傅的计划,不接纳师傅世代相传的悠久经验,导致屋子垮了,难道是木匠师傅的过错吗?哪是因为主人不信任木工师傅的才造成的呀!」

  我说:「不是这样!因为绳子、墨汁、圆规和尺的丈量都很明确,高的地方不能随意变低,狭小的不能随意扩大。如果凭据我的计画,屋子就很结实,反之不凭据我的设计图,屋子就会倾倒。如果主人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木匠师傅只好带着自己的技术和智慧,欣然离去。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妥协,才是真正的好木匠师傅呀!反之,如果贪图钱财,容忍主人的干预干与,不愿意离去,不坚持屋子的修建原则,有一天,栋住或横梁歪了,屋子倾倒了,木匠师傅就推卸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呀!』可以这样吗?可以这样吗?」

  我认为:因为木匠师傅之道与宰相之道很类似,所以特别写下来,然后收藏起来。在古代,木匠师傅又称谓为:「审曲面势」的人,在今天,则被称为:「监视修建之人」。我所遇到的这位木匠师傅,他姓名是杨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