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玛雅文明的秘密与玛雅预言论文

论文 时间:2019-11-25 我要投稿
【www.vbbl.cn - 论文】

  许多人都听说过“玛雅”这个文明的传说,大部门人对于玛雅人的印象与美洲森林脱离不了关系。提到玛雅人,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群身着鲜艳羽毛衣饰的印地安人,绕着圈圈在月光下进行着神秘的仪式,中间站着术数高强的祭司。简直,玛雅人居住的所在就在今天的中美洲,神秘的遗迹也在幽静的森林里,然而有几小我私家知道,玛雅人跟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人与蒙昔人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留下来的巨大石造遗迹与高明的艺术作品,连今天的技术都望尘莫及。今天我们何不放下原来的看法与看法,重新深入玛雅人的故宅,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与文明。

  发现历程

  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时进入南美洲,他们以入侵者的角度占领这个全新的大陆。其时中南美洲的住民过着原始的农业生活,对于西班牙人的坚船利炮自然是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地,西班牙人也将他们的信仰带到此地,有两个传教士,看到了当地人信仰巫术与迷信,就放了一把火炬他们所藏的古老文籍全部给烧毁了。谁知道这些书不是此外,它们正是消失已久的玛雅人遗留下来的知识宝典,里面详细纪录了他们当年辉煌的科学成就与文化。也许是天意如此吧,今天研究玛雅文明的学者只能从断简残篇中拼凑出玛雅当年的盛况。

  森林里的巨石遗迹

  玛雅的金字塔可说是仅次于埃及金字塔的最着名的金字塔修建了。他们看起来不太一样,埃及金字塔是金黄色的,是一个四角锥形,经过几千年风吹雨打已经有点腐蚀了。玛雅的金字塔比力矮一点,也是由巨石堆成,石头是灰白色的,整个金字塔也是灰白色的,他不完全是锥形的,顶端有一个祭神的神殿。玛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楼梯,每座楼梯有九十一阶,四座楼梯加上最上面一阶共三六五阶(91x4+1=365),刚恰好是一年的天数。

  玛雅人很是重视天文学的数据,他的修建里随处都是这些关于天体运行纪律的数字。除了阶梯数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五十二个四角浮雕,体现玛雅的一世纪五十二年。

  玛雅的天文台也是充满特色的修建物。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岂论是在功效上或外观上,玛雅的天文台与现在的天文台十分类似。以凯若卡天文视察塔为例,修建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阶一阶阶地通往大平台。与现在的天文台有些相似,也是一个圆筒状的底楼修建,上面有一个半球型的盖子,这个盖子在现在天文台的设计是天文望远镜伸出的地方。底楼的四个门恰好瞄准四个方位。这个地方的窗户与门廊形成六条连线,其中至少三条是与天文相关的。其一与春(秋)分有关,另两个与月亮运动有关。

  这座凯若卡天文视察塔是遗迹中最大的天文视察塔,其它遗迹也有类似的修建。他们在位置上都与太阳及月亮对齐,近年来考古学家认为古时候玛雅的天文学家建设了一个地域性的天文视察网。

  这些修建物以今天的角度看也足以令人称奇。以玛雅金字塔来说,巨大的石块如何切凿,搬运到森林的深处,再把一块块十几吨的石块聚集起来,堆高至七十米处,要是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设备,是难以完成这个任务的。而生活在森林里的民族,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功夫,建设一个天文视察网?历史纪录,望远镜是伽利略十六世纪才发现的,接着才有大型天文台的泛起,而天文视察网的看法是近代才泛起的,这样的看法可说是相当先进。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玛雅人其时的科学与今天相比绝不逊色。

  失传已久的天文数字与历法

  我们从小学的阿拉伯数字一定没有人会觉得很了不起吧!不外就是1、2、3、4、5、6、7、8、9、0这十个数字的排列。也许各人不知道,这个0的看法是阿拉伯人从印度带到欧洲的,古时候欧洲人没有这么简朴的数字看法。希腊人擅于发现,但他们必须用字母来写数目;罗马人虽然会使用数字,但只能用图解方式以四个数字来代表。

  玛雅人使用一点、一横、与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来体现数字

  考古学家研究玛雅人的数字系统时,发现他们的数字表达与算盘的算珠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使用三个符号:一点、一横、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就可以体现任何数字。类似的原理今天被应用在电脑的“二进位制”上。

  这种计数要领,可以使用于天文学的数字,在瓜地马拉的吉里瓜所发现称为石标的镌刻石柱中,纪录着九千万年、四亿年的数字。

  玛雅的历法很是庞大,有以二六○日为周期的卓金历,六个月为周期的太阴历,二十九日及三十日为周期的太阴月历,三六五日为周期的太阳历等,差异周期的差异历法。我们用现代天文视察知道一年是三六五二四二二天,而玛雅人已测出一年是三六五二四二○天。

  玛雅人运算出来著名的金星公式:

  (月球)20x13=260 260x2x73=37,960

  (太阳)8x13=104 104x5x73=37,960

  (金星)5x13=65 65x8x73=37,960

  这些公式的意思是说,每一种周期经过三万七千九百六十天后,便会相遇在一条直线上,而凭据玛雅人的神话传说,那时“神祉”就会到一处宁静的休息地方。金星历年是指金星围绕太阳一周所需要的时间,玛雅人费了三八四年的视察期,算出五八四天的金星历年(他们觉察金星在八个地球年中恰恰走了五圈,然后再重复循环,便用五除八个地球年的天数──二九二○──得出五八四天),现在日盘算则为五八三九二天,误差率每天不到十二秒,每月只有六分钟。以这么高的精确度盘算出金星历来,实在是件不行思议之事。

  玛雅计日的单元出奇的大,考古学家已经知道的数值为:

  二○日为一维纳尔

  一八维纳尔为一屯即是三六○日

  二○屯为一卡屯即是七二○○日

  二○卡屯为一巴克屯即是一四万四○○○日

  二○巴克屯为一匹克屯即是二八八万日

  二○匹克屯为一卡拉布屯即是五七六○万日

  二○卡拉布屯为一金奇耳屯即是一一亿五二○○万日

  二○金奇耳屯为一阿拉屯即是二三○亿四○○○万日

  为何要生长出这么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单元大到纵然是现代人也用不到。以今天的科学眼光来看,这么大的数字也许只有一种学科会用到,那就是天文学。天文学家经常要用很大的数字单元体现星系间的距离,只有天文学的“天文数字”才会这么大 历法中的玛雅预言

  在玛雅历法中,有一个叫“卓金历”的历法,这种历法以一年为二六○天盘算,但奇怪的是,在太阳系内却没有一个适用这种历法的星球。依照这种历法,这颗行星的大致位置应在金星和地球之间。

  “卓金历”中的这个符号,表达了玛雅人所描述的银河焦点,并与我们所熟知的太极阴阳图很是相似。

  有玛雅学者认为,这个叫“卓金历”的历法纪录了“银河季节”的运行纪律,而据“卓金历”所言:我们的地球现在已经在所谓的“第五个太阳纪”了,这是最后一个“太阳纪”。在银河季节的这一段时期中,我们的太阳系正经历着一个历时五千一百多年的“大周期”。时间是从公元前三一一三年起到公元二○一二年止。在这个“大周期”中,运动着的地球以及太阳系正在通过一束来自银河系焦点的银河射线。这束射线的横截面直径为五一二五地球年。换言之,地球通过这束射线需要五一二五年之久。

  玛雅人把这个“大周期”划分为十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演化都有着十分详细的纪录。在十三个阶段中每一个阶段又划分为二十个演化时期。每个时期历时约二十年。

  这样的历法循环与中国的“天干”、“地支”十分相似,历法是循环不已的,而不是像西元纪年一直线似的没有终点。他们认为自创世以来,地球已经过四个太阳纪。

  当太阳系诸星体经历完了这束银河射线作用下的“大周期”之后,将会发生基础的变化,玛雅人称这个变化为“同化银河系”。

  从玛雅预言中的“大周期”的时间上看,到今天已经接近尾声了。从一九九二年到二○一二年这二十年的时期中,我们的地球已进入了“大周期”最后阶段的最后一个时期。玛雅人认为这是“同化银河系”之前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他们称之为“地球更新期”。在这个时期中,地球要完全到达净化。而在“地球更新期”事后地球将走出银河射线,进入“同化银河系”的新阶段。

  既然玛雅人的历法如此精准,那么他们的预言应该也有一番凭据。在情况污染严重,天灾人祸不停的今日,我们可以想想,玛雅人的预言究竟在提醒我们什么事情?

  玛雅人与中国人

  以下从几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出玛雅人与中国人关系的蛛丝马迹。

  文字:玛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生长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号组合比汉字还庞大,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读。艺术:以袋足彩陶罐袋为例,罐上的乳状袋足和鲜艳的色彩,以及对比强烈的红、玄色几何图案很是醒目。目前考古学家发现,乳状袋足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玉器:玛雅文物中有许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和美洲玛雅人两个民族,喜爱玉石而且具备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民族都有把玉与生命、繁衍连系起来的信仰,有些玛雅玉器竟与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饰惊人的相似。信仰:玛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与中国腾云驾雾的龙有些相像。玛雅壁画上的羽蛇神头像、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镌刻也接近龙头的造型。除此以外,玛雅人对于羽蛇神,和中国人对于龙的祭拜,都与祈雨有关。人种:从人种学上来看,玛雅人和中国人都有明显的蒙昔人种的独占特徵,而且研究证明玛雅人与中国人的掌纹线极为近似。太极图:在玛雅的废墟中,竟发现与中国一样的太极图,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阴阳鱼”。

  火箭浮雕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其中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很是的接近。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间,墨西哥籍考古学家路利教授(AlbertoRuzLhuiller)在巴伦杰神殿的“碑铭神庙(TheTempleofTheInscriptions)”中,发现在巨大石室的墙上刻有九位盛装的神官,及一位带有奇妙头饰的青年浮雕。经过仔细地视察,发现这个浮雕与现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浮雕中的图画,画着一个青年正在操作一台机械,这个机械的前端是流线型的,看起来十分精密庞大,另有类似仪表的工具。青年头戴头盔,头盔上有两条管子接着。他弯着腰和膝盖。双手正在利用着一些利用杆,位置较高的一只手正在调治把手般的工具,较低那只手的四根指头,在利用类似摩托车把手般的控制器。双眼前视。左脚跟搁放在有好几道槽痕的踏板上。利用者后面有个类似内燃机的设备。内燃机箱后方可以看到有火焰喷出。

  玛雅碑铭神庙的浮雕中,刻画了一个带头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类似航行器的机械

  路利教授在巴伦杰神殿所发现的浮雕和玛雅碑文有密切的关系。被解读出来的碑文中,一节这样描述“白色的太阳之子,仿效雷神,从两手中喷出火……。”怀疑的人会说,这段恐怕是古代玛雅人对太阳崇敬所想像出来的情景。但是凭据路利教授所发现的石雕,及碑文中所纪录的那节却是“真实”。

  仔细想想,这个浮雕看起来与登陆月球的登月小艇真有几分类似呢。如果这张图真的是当初玛雅人照着他们制作的机械画的,那么他们已经具备从事太空探险的能力。也许那些精密的历法,正是遨游太空的玛雅人所需要的。 水晶头颅骨

  一九二七年在中美洲的贝利兹(Belize)的玛雅遗迹中发现的水晶制成的头颅骨就更令人叹为观止了。这颗水晶头颅骨完全以石英石加工研磨而成,巨细险些和人类的头颅骨相同。高一二七公分,重五二公斤,是依照一个女人的头颅骨所雕成。

  玛雅人依照人的头骨所雕成的水晶头骨,展现了成熟的解剖学与光学技术。而且利用了某种现在科技仍未掌握的碰撞技术所制成(图片提供:“水晶头骨之谜”的作者ChrisMorton&CeriLouise,中文版由ShanghaiBertelsmannCultureIndustry出书,简体中文版由CurrentAffairsPublishingHouse出书)

  从照片看起来这头颅骨不仅外观十分传神,而且内部结构都与人的颅骨骨骼结构完全相符。其工艺水平极高,隐藏在基底的菱镜和眼窝里用手工琢磨的透镜组合在一起,发出眩目的亮光。

  我们知道,现代光学技术发生于十七世纪,而人类准确地认识自己的骨骼结构更是十八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的事。这个水晶头颅骨却是在很是了解人体骨骼结构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镌刻成的,玛雅人是怎样掌握这些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呢?

  另有,水晶即石英晶体,它的硬度很是高,仅次于钻石(即金钢石)和刚玉,用铜、铁或石制工具,都无法加工它。纵然是现代人,要雕琢这样的水晶制品,也只能使用金钢石等现代工具。经研究证实,此水晶头颅骨是利用某种碰撞力量镌刻成的,但现在科技仍未掌握此技术。

  从这个奇异的水晶头颅骨来看,玛雅人掌握的工艺技术,相当高明。现代人引以为傲的工艺技术跟这个水晶头颅骨比起来,真是黯然失色!

  以现代的科学理论与技术生长速度来看,我们恐怕至少还要五十或上百年才跟得上玛雅人的科技水平呢!

热门文章